渡川清水

jojo原著结局系列二

能看出cp算我输,我自己都看不太出来【喂】都不太好意思打cptag了x
第一人称DMQ,发生在第四部结束几年后,早人都上中学了
ooc有,bug有,能接受的话,继续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午八点三十五分,我搭乘上前往S市的电车。

靠在车窗旁便于欣赏外边的景色,很幸运的是这次没有不识趣的人来打扰我,这让我感到很安心。

上一次的工作是在离S市比较远的偏远小镇,在那里我意外获得了书的幽灵,这可是一件好事,足以让我打发在电车上的无趣时间。

对了,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的名字是“吉良吉影”,虽然我不太记得自己生前的事了,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不过自己的名字还是能回想起来的。

我和在街头边的那些家伙可不一样,我不想呆呆的等候去极乐净土的那一刻(更何况我根本就不想去),如果时间是永恒的,我又可以继续“工作”与“生活”下去,这对我而言就是“幸福”了。*

上午十一点二十五分,我到达了S市。我觉得我一向运气都不差,当我琢磨怎样才能顺利到达这次工作的地点——杜王町的时候,有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高大男人在打车,目的地正好就是杜王町。

那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,怎么说,就是没来由的厌恶。不过我也没有在意那么多,毕竟感觉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。

上午十一点五十六分,车子经过了铁塔,前面不远处就是杜王町了。到达目的地后男人依旧在等车,不过这就不关我的事啦。好了,我可以开始我的工作了。那么首先,我得先拿到纸和笔。

在我寻找的过程中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越发觉得这里给我一种无法言喻的熟悉感,好像我本来就属于这里一样。我仔细思考起了原因,可能是我生前是这里的居民吧。这么一想就清晰多了,刚刚那个男人,也许是我生前的仇人也说不定。

这也就奇了怪了,我深知自己是不愿与他人结仇的性格,那个男人做了什么,能让我下意识的讨厌他?

算了,生前的恩怨那是生前的了,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先把工作完成。不过我倒是可以考虑在这里有自己的房子。

“汪汪汪!”

该死,哪里来的狗!

和人类不一样,动物是可以看见幽灵的,不巧的是我很容易就被这些动物攻击,记得有一次就是因为狗,害得我丢掉了手臂和腿。

以后绝对不会养狗的!我一边咬牙切齿的想一边躲避狗的追赶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好不容易摆脱那条可恶的狗,手撑在墙上喘着粗气。

川尻?

我抬头一看,视线被邮箱上住户的姓氏吸引了。

川尻忍和……川尻早人。

只有两个人啊,这样住这么大的房子好像有点浪费吧。
正当我打量这所房子的时候,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了。那声音让我皱了皱眉头,房子不错是不错,不过年代似乎比较久远,推门时容易发出刺耳的噪音,这就不太好了。

有点可惜。

出来的是个女人,大概就是那个“川尻忍”吧。说实在的,很普通,是那种在超市里一抓一大把的家庭妇女。
但是她却有一双漂亮的手,指节分明,保养的很好,指甲也剪的很圆润,涂着粉红色的指甲油,看上去叫人喜欢,也就是这双手给她增添了不少青春的活力。

不对,不应该涂粉红色,她更适合橘色才对。

我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,然后才发现自己刚刚紧紧的盯着对方的手这个举动有点像那些变态。

虽然说人到了一定年纪总有一些特殊的癖好,但是我已经“活”了那么久,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有这些癖好呀。

女人正在晾衣服,让我感到有些担忧的是,我一直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移到她的手上去,明明知道这不太妙,可是我却没办法控制自己。

女人已经晾好衣服回到房子里了,我摇了摇头,快步离开了这里,我已经耽误够久了,再看下去今天的工作怕是做不成了。

下午八点十七分,工作顺利完成了。不知不觉间,我又来到了川尻宅。

屋子里已经开了灯,我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,从这里可以看见里面的景象。我越发觉得自己的行为十分的反常,可是却压抑不住自己来这里的冲动。

餐桌上,多了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少年,他穿着附近中学的校服,脸和川尻忍有些相像,想来应该是她的儿子,名字应该是……对,川尻早人。

在那个穿着白色风衣的男人身上感觉到的厌恶感又来了,这次的对象是那个川尻早人。

怎么回事,我的仇人这么多的吗?

我忍不住小声抱怨起来。

下午十点三十分,屋子的灯关了,看来里面的人已经睡了。

我站起身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尽管根本没有。

我想,说不定以后可以多来几次杜王町。

我的心情突然畅快起来了,哼起了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歌,走在大街上。

好啦,今晚我应该去哪里睡呢?

*来自Dead Man's Q里的台词

评论(1)

热度(16)